站内搜索:
首页 > 文化论坛  > 建言献策
时间:2019年03月06日
作者:成向阳

近来,关于中国当代诗的讨论再次进入诗歌写作者的视野并引起关注,究竟什么样的诗才是“当代诗”,当代诗人究竟该怎么写才算具有文化意义上的“当代意识”,这两个问题被推到了诗歌写作与评论的前台。

 

有论者撰文提出:“作为众多的当代汉诗写作者,是否每个人写下的诗歌都可以称为‘当代诗’?显然不是。从泛文化的意义上讲,一首诗只有具有当代意识才可以称作当代诗。”在其看来,“当代诗”应该具备的美学特征是“陌生化、价值多元、美学的越界等”。按照这个评判标准,在论者看来,当代读者可以接触到的诗歌,并没有多少可以称得上是“当代诗”。
  

作为一个诗歌爱好者,笔者对以上观点是既表示关注又颇为存疑的。这是因为,在当代语境之下,中国诗歌究竟应该怎么写才算既清醒又合格,这的确是一个让人充满困惑的问题。
  

但是,笔者对论者的观点又感到困惑。比如以荒诞、悖论等“当代意识”来作为衡量“当代诗”是否成立的唯一必要条件,就很欠妥当。我的直觉是:这种判定的方法论本身就是“一元”的、绝对的,具有蛮横的排他性与绝对性。这相当于是把“当代诗”生硬地装进了一个粗暴的笼子,而这只笼子的空间、形制、舒适度却并不一定符合当代诗的现实生态。尤其是,这只笼子本身对外是封闭的,而不是敞开的。这样的判定真的妥当有效吗?真的与“当代诗美学”提倡的“价值多元”不矛盾吗?
  

笔者以为,面对当代复杂的诗歌生态,一种可能的路径,并不应该是急着罢黜百家、独树一帜,而恰恰应该尽可能地敞开各种可能的空间。作为一个意图引导当代诗歌写作的负责任的论者,理应谨慎而周密地排斥绝对性,而倾向于在可能性中寻找有效的道路。
  

对于当下庞杂而虚弱的诗歌生态,“民间、独立、多元、自觉、继承、批判”,这些被许多论者反复提及并强调的元素,无疑都是好的维生素,但在写作的现实层面上,这些维生素该如何植入并统一到写作个体身上,其实才是真正的问题所在!因为这些维生素本身就是大而无当的问题,每一个概念都牵扯出无数没有答案的纷争。而它们之间更是互相拉扯、彼此冲突的,即使说不上相克相杀,起码也会相互消解。比如,诗歌写作中所谓的民间立场与独立姿态,作为20年前具体语境中的一种诗歌写作旗号当然未为不可,但很多年过去之后,我们其实已经可以看出,这也仅仅是一种诗歌史上的旗号而已。昔日的那些呐喊者,当下又是在哪一个“民间”写诗呢?
  

同时,对于一个具体的当代诗歌写作者来说,他必然要面对当下非常现实又非常傲慢的诗歌生态,他一旦真正不折不扣地“民间”了,那他还有多大“独立”的可能性?相反,他如果完全在当下诗歌生态中颇为成功地“独立”了,他又怎么能证明自己仍然“民间”?因为在新一轮的“民间”立场论者看来,他可能已经远远走到了民间的反面。
  

类似的问题其实还有,之于一个“当代诗”写作者,他的“自觉性”与“多元性”究竟该怎么体现?其实在笔者看来,一个具体的诗人的自觉,到了最后其实会走到多元的反面——“一元”!也就是说,他已经将诗歌写作的“减法”做到了最后,而“多元”可能恰恰是他诗歌写作旅程中过程性的一种暂时策略。当然,我们也可以说,一个诗人最后一元性地选择了“多元”,但这样的结论已近似于诡辩,与现实的诗歌写作并无多少意义。
  

我们唯一能做到并坚持做下去的,就是朴素一些,清醒一些,敞开一些。诗歌有着它独立的生命,它会以自己当代的脚,自发地走向写诗的当代人。

来源:山西日报
【责任编辑:刘帅】
热图览尽 Picture
光影山西 Video
山西八分钟,惊艳全世界!

8分钟,感受表里山河的伟岸气魄;8分钟,赞叹华夏文明的历史遗存;8分钟,追忆革命先辈的英雄事迹;8分钟,聆听三晋儿女的奋发图强;8分钟,悉数能源革命的累累硕果;8分钟,触摸绿色山西的新鲜脉搏;8分钟,体味三晋大地的幸福生活;8分钟,领略汾河两岸的繁华景象;8分钟,纵…

美文推荐 Hot
【山西文博会官方订阅号】

文化三晋 美丽山西 尽在其中
【山西文博会官方服务号】

产业咨询 政策解读 一手掌握

主管单位:山西省委宣传部

主办单位:山西省文化产业研究发展中心

协办单位:山西日报传媒(集团)文化会展有限责任公司

支持单位:山西省新闻出版广电局 山西省文物局 山西省体育局 山西日报报业集团 山西广播电视台 山西省社会科学院

山西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中国(太原)煤炭交易中心 山西省工艺美术协会

太原市委宣传部 大同市委宣传部 朔州市委宣传部 忻州市委宣传部 晋中市委宣传部 阳泉市委宣传部 吕梁市委宣传部

长治市委宣传部 晋城市委宣传部 临汾市委宣传部 运城市委宣传部

本网站由山西文化产业博览交易网版权所有 晋ICP备16003297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