站内搜索:
首页 > 文产时讯  > 特色文化 > 晋商文化
时间:2019年01月02日
作者:孙丽萍 冯素梅

宅院人的生活方式也是宅院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,三四百年间,在高墙、深巷、古槐、广室中生活的富有者们,大多数人过着甘其食、美其服、乐其俗、安其居的逍遥自在的舒适生活,他们听听小曲,看看戏文,逛逛庙会,追赶着许多新潮的东西和时髦的生活,甚至包括吸食大烟等等方面,都与普通百姓甚至官僚阶层的人们有一些不同之处。


中国历史上第一家票号日升昌的财东李大全,合族居住在平遥城郊的达蒲村。由于李大全的精明能干,特别是把握时机及时将颜料庄改组为票号,使李家迅速积聚了巨额财富。李大全过世后,其子李视箴、李视言、李视听兄弟三人将票号业务全权委托给票号的总经理,他们则在老家享受着田园生活带来的惬意和舒心。李家在达蒲村修建了几栋豪宅,这也是山西商人财富巨额积累以后的普遍风气。兄弟三人各有宅院,家家都是骡马成群,人人都是仆佣相拥,出则车马,入则仆随,衣则绫罗绸缎,食则山珍佳肴。李家人充分享受着富裕奢侈的生活,在优越的生活环境中渐渐消磨了智慧,消磨了志气。


明清山西宅院是封建社会后期富贵之家的缩影,虽说从1840年以来中国社会各个方面都发生着巨大的变化,但在古旧的宅院里,看到的依然是传统的生活方式。据直隶河间府人李燧《晋游日记》记载,清乾隆时,绛州城商贾云集,民风崇尚华丽奢侈,山西人称其为“小苏州”。清末举人刘大鹏曾在太谷县一大户人家私塾中授业,他日记中记录了很多太谷县的民俗民风,其中提到太谷当时奢侈者多,勤俭者少,客商口称的便饭却是山珍海味、巨鳖鲜鱼等美味,重阳节时本应登高观景,他所居之处虽有高楼,但是周围楼外有楼,四面皆然,即使登高也不能望到远处,可见高楼峻宇是太谷城里最亮丽的景观。


美国人E·A·罗斯,美国威斯康新大学教授,20世纪初曾来中国居留,撰有《变化中的中国人》一书,其中《中国西部》一章中,罗斯讲述了1910年夏季,他与美国驻厦门的领事一道,从山西省会太原城向西南方向旅行,有三个星期,他们一直穿行在一片呈“正方形,有平顶建筑楼群的地方”,“在像太谷和平遥这样的县城里,和太原一样,也会看到山西银行商获利的迹象。”“有一位银行商人拥有五所宅邸,其中有许多庭院,有装饰的道路,百合花池塘,石桥,夏天乘凉的小屋、大厅,有石桌子、花园和果园,共占地2030亩。这些证明了主人以前的富有和地位。”


辛亥革命前后,在社会新思潮的冲击下,有些人认为接受不接受西方生活方式,是鉴别维新与守旧的主要标志。在山西的深宅大院里,也同样经历了这场变革带来的一些变化。祁县乔家的乔映霞,在祁县率先剪去了长辫子,又率先脱去了长马褂,穿上了中山装,被当地人称为“洋大少”,可见其举动在时人眼里是多么标新立异。乔映霞的儿子乔健,1929年毕业于天津南开大学,回到乔家堡后,这位喜欢运动的青年,在村子里修建了一个篮球场,喜欢溜冰,就让人把村西的一块地平整成运动场,寒冷的冬季里,让佣人从井里取水浇场,一个溜冰场就建成了。像他这样追逐新潮的宅院子弟不在少数。


清末时,随着洋建筑在内地的大量兴起,老宅院也对现有的一些建筑设施进行了改造。乔映霞对乔家的厕所、厨房就进行了一些讲究科学卫生的改建。乔映奎在民国10年(1921年)扩建新院时,将窗户式样大胆革新,注重采光效果,窗户选用了大格子的玻璃窗,窗户上的装饰开始依照西式建筑改进,而且窗棱、门楣上的彩绘图案和内容,也发生了一些变化,比如将冒烟的整列火车绘制在立栏之间,火车驶过的桥梁用几根树杆支撑。画面虽说有些幼稚,工艺也不算很精细,然而这是乔家人对新时尚的渴望和追求,是现代工业文明在老宅院里的体现。20世纪初,汽车在中国大陆是很少见的,是绝对的奢侈享受,1920年,太谷曹家人得风气之先,从天津购买了美式汽车一辆,带给封闭的山西一种新的消费观念和时尚,可惜曹家的汽车抗日战争初期被日本兵抢劫。祁县乔家的乔映璜,于1927年从天津购得一辆黑色轿车,并且带回一个开车的师傅,为祁县城里新添一景。


明清时期,经济发展的速度加快,适应有闲阶层消遣的戏剧也得到空前发展,听戏和组班成为一种时尚。《红楼梦》中描写的戏班子、戏台,在明清山西宅院人的生活方式中很容易觅到踪影。


大约在明代后期的嘉靖年间,蒲州梆子与晋中的民间小曲、地方秧歌结合,产生了山西中路梆子,也称晋剧或山西梆子,传统剧目达400多种,晋中一代以晋剧为主,晋剧还在京城唱红,据说是唱到了宫廷。大院人对唱戏这种娱乐情有独钟。榆次聂店王家第十世的王钺,就是个晋剧迷,他在大院中自建了一座戏台,请戏班到家中演出。戏台对面的两侧有两个看台,一个是明台,一个是暗台,专供家人看戏。王钺还组织了一个戏班,名“四喜班”,名伶有大嘴丑、八百黑等十多位,皆为蒲人。王钺的孙子王棣在家里还办了自乐班,成员是家里人以及佣人、丫环,常常吹拉弹唱闹到深夜。


在曹家的三多堂里,有一个精巧别致的家庭戏台院,戏台院的院心东西6米,南北8米,院心东西两侧为廊房,在回廊中走动,或许会让人听到流传甚广的一首祁太秧歌:“家住在太谷住沙河,北村搭起了台台唱秧歌……”戏台东西宽3米,南北长4米,除亭柱外,实有面积为9平方米。台高仅有30厘米,四周加设护栏。戏台小巧玲珑,具有苏州园林建筑特色,当年这里该是梨园艺人常来一显身手的地方。而这北村,也随着这首太谷民歌而闻名全国。


清朝咸丰十年(1860年)前后,祁县富商渠氏一族办起了“三庆戏班”,同治年间渠源淦又组织了一个 “聚梨园”班子,盛极一时。渠家五进院的主院有一处戏台院,戏台坐南朝北,歇山顶式明楼,面阔五间,中间三间较大,门前有凸出的卷棚顶抱厦,下用明柱支撑。将屏门卸除,便与抱厦连成一片,形成20平方米的戏台。东西厢房门前饰有木制隔扇,隔扇一除,便是典型的包厢看台。当年渠家曾不惜重金,组班承戏,高朋满座,笙歌悦耳。唱戏在婚嫁时最盛,曹家人娶亲时,新人拜天地、入洞房后,家里要唱戏,戏名通常时龙凤呈祥一类的,表示夫妻和睦,合家欢乐。结语


明清晋商宅院无疑是民居建筑艺术的精品,但由于种种原因,长期以来都处在“藏在深闺人未识”的状态。晋商大院声名鹊起,始于张艺谋导演的一部影片《大红灯笼高高挂》。此片的拍摄景点全部选在乔家堡的宅院里,威严高大的晋中统楼,福利堂皇的前庭后院,狭窄的甬道高墙,沉重的石兽门扉,还有那些装饰作用很强、视觉效果极佳的门楼、斗拱、飞檐、石刻、砖雕,再加上精美的明清家具,别致的工艺彩绘,为影片增色不少,以及演员表演的到位,民国初年败落家庭的生活图景被渲染得淋漓尽致,极具艺术感染力。至此,“旅游不到乔家院,白来山西走一遍”得说法不胫而走。不少人就是看了《大红灯笼高高挂》以后开到了乔家堡,而且每每为乔家大院昔日得富有和大家族的气派惊叹不已。


明清晋商宅院是中国古老民居建筑中的精品,钟情于古建筑,钟爱老房子,正在成为全球文化时尚,于是许多人提出“留住从前”的口号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社会的进步,建筑不断地推陈出新,留传后世的古建筑会越来越少,幸存的古旧宅院建筑也会越来越被人重视。透过这些充满传统建筑文化和人文精神、世俗情调的古宅旧院的高屋峻宇和断壁残垣,往往使今人能够更加深入地了解历史,走进远去的岁月,明清晋商宅院将那时人类的生活方式和文化信念,通过凝固的建筑这种无声的史诗,诉诸现代人,其文化精神将永远传承。

来源:太原日报
【责任编辑:冯江涛】

主管单位:山西省委宣传部

主办单位:山西省文化产业研究发展中心

协办单位:山西日报传媒(集团)文化会展有限责任公司

支持单位:山西省新闻出版广电局 山西省文物局 山西省体育局 山西日报报业集团 山西广播电视台 山西省社会科学院

山西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中国(太原)煤炭交易中心 山西省工艺美术协会

太原市委宣传部 大同市委宣传部 朔州市委宣传部 忻州市委宣传部 晋中市委宣传部 阳泉市委宣传部 吕梁市委宣传部

长治市委宣传部 晋城市委宣传部 临汾市委宣传部 运城市委宣传部

本网站由山西文化产业博览交易网版权所有 晋ICP备16003297号-1